【苔原】04 Enter

虽说黄历上写着:忌·更新旧文
——–
说到这里,芽子顿了顿,仿佛在思索什么。
“啊哈哈,尤臻当时还以为她是男的∠( ᐛ 」∠)_”
又到了四月,离经叛道的冬天在无言中过去。
但是,是不是还没有讲那之后的事?
晃晃晃,抖动着的座位,弥漫着大马路上独有的烟尘气息。
尤臻还没回家,便发出动态:“呜啊哈终于从封印之中走了出来!”
不得不说,好中二啊。

“好中二啊哈哈哈”林檎在那之后三分钟发来讯息。
啊对了,林檎在那场碾压之战之后便添加了尤臻的好友。一开始林檎提出的时候尤臻还是拒绝的,毕竟陌生人,心里也没什么底。转意一想,大触亲自来指导岂不美哉?这小子就屁颠屁颠地去抱大腿了,不对,本人说是抱触虚。
“这也没办法吧,事实就是这样(摊手”
“真不清楚你脑子里装了什么东西。”
阳光从车窗外打进来,尤臻笑了笑,很久没有像这样了。
尤臻的过去也是比较艰难的,一直以来都会有一个狗血剧情,要么家教严格,要么背负家庭命运,要么父亲破产躬亲抚养,要么日日夜夜饱受嘲讽。尤臻的过去实在是一个谜,芽子也只是略知一二。“这就是为什么他总是表现得很孤寂的原因,还带了一点受的风味,特别是那种弱不禁……”咳,话题偏了。
所以会这样受到关注,也让他在寒冷的冬日感到了一丝温暖,即便关注他的是一个大触少年,虽然没有基情但还是欣慰着。
但是……“尤臻!”
果然狗血剧情就有其狗血的道理,尤臻所在的后座被撞击后,冬天的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四月,尤臻终于睁开了眼睛。
自己在一个白花花的病院里,阳光从左边照进来有午后棉被的味道,房间里灯没开,却依旧很明亮
“卧槽居然醒了,尤臻命真tm大。”耳边传来黄华的声音。
“喂,别再病人面前说这样的话!”是一个陌生少女的声音,“好不容易醒了万一又被你气回去就完蛋了!”
“是是是orz”黄华真苦逼。
尤臻把眼睛水平转过去,那里站着一个穿着制服的女高中生,褐色的披肩长发,在斜射进房间的白色阳光中散发出金黄的光芒。小巧的鼻梁上架着一框大大的眼镜,身体虽小却保持着很好的比例。忽的发丝缠绕在眼前,她用雪白纤细的手指拨开,顺势看向尤臻。
尤臻咽了口口水,比起乌贼有过之而不及啊。似乎注意到少女也在盯着自己,他把目光转了回去。
“……”
“……”
谁都没有说话,持续了⑨秒钟。注意到气氛异样,黄华发出古怪的声音:“好了,还是让他好好休息吧,大家一起走吧。”
“喂怎么这个时候才关心伤员!”
尤臻才发现四周原来有好多人,芽子、高思聪、乌贼,还有老师桑。
说回来尤臻也是虚惊一场,那次车祸虽没有车毁人亡,不过尤臻体质原本就不好,加上身体对上学的强烈抵抗,足足昏了几个月。要不是医生说生命性征十分十分明显(比如每早都会○○什么的),大家还以为就这么结束了,作者还以为就可以完结了。
很不幸尤臻同学还是醒了过来。
等大家离去之后,四周不再那么热闹,尤臻心里略略空虚,白色的床单四周布满了水果壳,尤臻愣了好久。
“啊原来我车祸了啊……”
当事人表示很无辜,母亲大人倒信任着自己儿子的坚强身躯,没有做过额外的手术。
那之后的事就交代至此。尤臻坐在雪白的床单上,看见门口有一个黑影。
“那个,有谁在吗?”尝试着问过去。
黑影颤抖了一下,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毅然决然地走了出来。原来是那位少女。
“诶,你不是已经走了吗?”尤臻想起当时的尴尬场面,稍有不好意思地问道。
少女摇摇头,缓缓说道:“只是觉得……太好了,你没事。”
“嗯,十分有趣啊,这样的经历大概一辈子只遇见过一次吧。”
“啊不是这个意思……那个……”少女突然满脸通红地支支吾吾。
尤臻稍感疑惑,不解地问,“嗯?发生了什么吗?”
“这个……给、人多的时候不太…敢。”少女迅速地伸出手,把一个大袋子放在尤臻床上,碎步跑走了。
这时尤臻也发觉到了少女的羞涩,不过他纳闷了,为何一个素不相识的少女会送东西给他,还会表现出像一般动画中的脸红特效。
“大概是认错人了吧……”
尤臻说着打开带子,里面赫然是一盘寿司。
“卧槽太用心了,而且还是mayuui家最贵的那种!”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先放着这个吃货少年不管,走在半路上的一群人却议论纷纷。
黄华调侃道:“沃哟刚刚林檎不知道去哪里了。”
“厕所呀,你又不是我爸干嘛管这些。”林檎说。
“鬼○……听说过吗?”高思聪冷不丁地冒出来一个词。
“噫……思思你好污啊。”
芽子说:“话说,尤臻还没见到过林檎吧,你们除了在群里osu以外好像没怎么接触过(笑)。”
“哈哈哈尤臻这小子刚刚看她居然入……”黄华本来想继续说下去却被老师大人打断了。
“我说,医生都说他就要醒了,你们还这么闹腾,真不希望他活下去啊?”
“毕竟这里并不是他的世界呀。”芽子笑着,转过头去,看着病院,“等他发现之后一定会恨你的吧。”
…………
医生这时敲了敲门,走进病房,看尤臻正疯狂地口无遮拦地吃着海带皮包裹的米饭,苦笑着说:“小心下巴脱臼呀。”
医生看上去很年轻,大概大学刚毕业,或更早,但气质上就已经超越了一般大叔。纯黑的乱发,戴着黑框眼镜,脸庞有点虚胖,穿在白大褂里面却又一副老神棍的模样。
尤臻边吃边问:“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你刚醒就想着出院?给老子再躺一个星期吧。尤臻啊,当时院长看到你惊人的愈合力之后就想着要不要把你做成标本,不给他一个答复还真有点难办。哦,我绝对不是故意把事实漏出来的哦~”
“别给我露出这副傲娇卖萌的表情!话说我们也是第一次见面吧。”尤臻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这种医生接骨头,一阵后怕袭来。
“哈哈哈你还没上生物课吧,我是你的生物老师哦,缺勤几个月的尤臻同学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
信息量好大,尤臻也注意到这个狗血剧情就是事实,叹了口气,把最后一个寿司塞在嘴里就回到被窝里去了。
“好好我知道了,老师让我睡一会吧。”
“刚吃完就睡会变成牛哦。”
“谁要你管!”卧槽这只医生兼老师为何这么烦人!
医生笑着看着他,合上窗帘漫步离去。
这世上没有偶然,有的只是必然。
少女送的大袋子里还躺着一封信,相信他第二次觉醒后会看到的吧。医生
这么想着。
……
……
班群里倒很热闹大家知道尤臻醒来之后都表示祝贺。
这一次事故真的来得太狗血了,完全没有预兆,却带走了尤臻停留在冬日的记忆。芽子说:“正因为要挽回,所以他才不惜一切地让他明白。”
(続き)

——–
!以下内容含剧透

呀这次把世界观重新设定了一下,只是普通的校园故事觉得太普通了,尤臻这个世界是他自己构建的,车祸预示着岔路口,所以接下来他要以实验者的身份去找世界线。
医生算是新角色,年纪不是很大,实际上是原来世界的尤臻在岔路口后防止新尤臻点错技能点。云云。
所以是不是觉得自己被剧透了一脸?
啦啦啦那我就不这么写了
诶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