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原】外传 离散组合01

偏离于世界线之外,什么都是淡淡的,淡淡的喜悦,淡淡的悲伤。
所以会有这样一个淡淡的午后,淡淡的阳光,把空气中零落依稀的灰尘卷得透彻,一位高大的少年独自走在没什么人的走廊上,他的好友尤臻已经在班级等他了,迎面走来一个戴着大兜帽的少女,急促的步伐和微红的脸颊显得格外可爱,少女离他越来越近,少年举起一只手,微微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尴尬地用那只手按了按头上倔强翘起的棕红色头发,似乎在掩盖什么似的,少女没有抬头,径直走了过去,就这样擦肩而过,少年微微侧过头,透露出一丝丝情絮的黑色瞳孔映着少女渐行渐远的身影,因害羞而透红的脸上露出了痴汉一般的笑容,但却马上转回头,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他的脸上还是和平常一样,露出那种能做表情包的夸张的如同吃了x一般的表情。在教室从窗户微微探出头的尤臻看到这一幕,无奈地动了动嘴角“这家伙…”

据尤臻回忆,故事的开端发生在已有一丝丝凉意的十月。同学们差不多都已经熟悉了,人缘一直十分好的尤臻几乎和班上所有同学都搞好了关系,还收获了两名挚友,许多好友,一名日语老师,一名徒弟(因为是学霸所以被老师要求辅导她学习),但有一个少女是个例外,尤臻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非常奇怪的、开学到现在的一个多月一来,尤臻居然一次都没听到过她的名字。所以尤臻和他挚友所回忆的故事,便是围绕着这位神秘少女发生的。
然而实际上,一切进展远远快过了尤臻所想象。
情商感人的尤臻发现自己的挚友高思聪和班级里的神秘少女似乎有点关系的时候,他们已经被全班起哄很久了;他在跟藤原学习日语的时候随口问了一下他们的关系,却被她用鄙视的眼神看着,还被吐槽“あんたは本当にバカじゃないか?(你真的不是笨蛋吗)”尤臻作为一个学霸,自然受不了这样赤裸裸的鄙视,便去问了他的徒弟白妍,白妍暧昧一笑“师父这种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就别明知故问了啦。”尤臻一边在心里吐槽卧槽我是真不知道啊一边思索着接着该去问谁。
“真没啥,乌贼只是会来问我数学问题而已了。”思思挠了挠自己头发乱翘的头,对一脸怀疑的尤臻解释道。
“乌贼…?”
“啊啊就是她了,我都是这么叫她的。”
“啊…原来…已经关系好到给对方起外号了吗。”
“都说了不是了…”
从此,对思思的回答抱有怀疑的尤臻开始默默观察他们,发现每当乌贼抱着数学作业本来找高思聪时,高思聪就会立即停止之前在做的是专心帮忙解题,甚至有一次,尤臻、高思聪、黄华三人正在讨论物质和意识何为本源讨论得起劲时,乌贼来问高思聪什么时候有空,有问题想问。
意料之中,高思聪立即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现在!现在就有空!”
“嗯?你们不是在忙吗?”乌贼微微抬起头望向高思聪,想必从上往下俯视小小的身躯让高思聪血液沸腾起来,额头上都快兴奋得浮现青筋了。尤臻无奈,黄华则是坏笑地看着他们:“哎呀对于高思聪来说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都能在脸上一五一十地表现出来~”
乌贼一脸茫然地看了看黄华和尤臻。刘海从大兜帽里流了出来,雪白的皮肤衬上纯净的腮红,脸蛋看上去超级柔软,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去揉捏;淡淡的眉毛下乌黑的眼睛反射着自己的影子,近距离的观察的杀必死冲击让尤臻也愣了一下。这家伙是奇怪了点,不过还真是可爱啊,尤臻边这么想着,边深呼吸把差点点燃的身体冷却下来。
这时高思聪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快速地眨动着眼睛,(可以吗可以吗可以吗可以吗)这样问着。
黄华一甩手,说:“去吧去吧,爸爸不要你这个儿子了。”
“真的没事吗?”乌贼伸手拉了一下大兜帽。
“没事,之前也不是在聊什么重要的事。”高思聪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接着尤臻黄华就眼睁睁看着教室最后一排位子上的二人。黄华玩着自己的齐刘海,说“真是重色轻友的家伙。”
就算是情商感人的尤臻,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也完全明白了。
“いいじゃない?(不是挺好的吗?)”尤臻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们。
然而很容易的,时间就这么流走了。
“这个周末你在干啥,Q○上找你你不回我!”
“啊那个时候的话,我在和乌……”
“闭嘴你个现充!”
整个十月加十一月,单身狗尤臻都是处于被晒状态。
“不是现充……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本人毫无例外地否定着舆论们。
但是这个世界上除了莫比乌斯带,没有什么东西不是双面的。双面胶也不例外,以至于它的粘性让一切都粘住了,撕下的那一刻有时也剧痛无比,早已离开双面胶的碎长纸条也只有在这种时候躺在垃圾桶里笑话被揉成团的双面胶,“老兄,没事,别慌。”
所以十月底的某一天。“黄华,尤臻,严重事态。”高思聪突然严肃地说到。
(続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