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原】外传 成江顺流 all

“爷爷……”
“华儿啊,听我说,咳…咳!”病院里传出咳嗽声,看样子病的不轻啊这位老人,“华儿,爷爷我很喜欢陪你过生日啊,所以给你准备了很多很多礼物哦。”
一个穿着棕色夹克的男子从一边走上来。黄华看着他的手中递出来的包装盒。
从大小来看仿佛是一个笔记本,会不会是日记本一类的呢?
“华儿啊,”老人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因为爷爷过阵子可能会出去旅游,所以还给你准备了其他礼物哦。”

老人在一个月前就已经确诊出了绝症,但老人家一心想着给孙子过一个生日,才勉勉强强靠着镇痛药和呼吸机撑到现在。
黄华脸色暗淡下来,他知道这些话背后的意义。他能改变的太少了,想通这一点之后的他也渐渐明白了很多道理。
“华儿……也长大了呢。”
“诶?”黄华抬起头看向满是皱纹的脸。爷爷正一脸欣慰地看着他,仿佛看到了黄华内心所想。
“来,给你,上面写着的编号也是礼物的编号,在贮藏室里有接下来好几年的礼物哦,当然一定要一盒盒打开,不然就没有意思了。”老人说着递出了一张纸条。
什么嘛居然这么老土,黄华想。
“黄华啊,一定要享受生活啊!”爷爷使劲喊出黄华的名字,穿透力十分的强,震了黄华一下。虽不知用意在哪里,不过,“来吃蛋糕吧!”
夹克男子又端上来一盒蛋糕。
太棒了。

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小黄华打开包装袋后,里面是一个笔记本电脑。是今年刚出的最新款。
“卧……卧槽,爷爷深藏不漏啊,这么贵的东西都能弄到手。”
“黄华,这么贵的东西千万别弄坏了啊。”父亲说完,拿起桌上的小灵通打了个电话,应该是给同事的。
“啊没错没错……唉不就是明年的报告么,去年2005的都没写完还奢求什么,好了先挂了。”
“话说回来,黄华生日过得怎么样?爸妈都去上班,让爷爷陪你开心吗?”母亲端了一盘火龙果放在餐桌上。
“嗯,很开心啊。”黄华笑着回答。
“还想要什么礼物吗?”
“不用了不用了!”黄华慌忙谢绝,他可不想给家里添加经济负担。
“是呢,毕竟一台电脑就可以玩好几年了。”
“哈哈哈哈,的确。”父亲爽朗地笑了出来。
黄华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父子间的对话也到此为止了,黄华回到房间,兴奋地打开爷爷刚送给他的礼物。
“啊啊啊好幸福。”不禁发出了呻吟。(?)不过黄华很快就发现,包装盒里还有一张纸条。
大概就是爷爷所说的储物间的内容吧,黄华想着。
纸条被保鲜膜包着,就算是黄华也猜不出这有什么卵用,总之先拆开来再说!上面写着《在未来给我最爱的黄华的礼物》。
好肉麻!一阵鸡皮疙瘩在黄华身上爬过。大概就是吃了爷爷口中所说的比○名居天子头顶的桃子的感觉吧。
【05】巴拉拉小魔仙魔法棒【拒收】
【06】thinkpad【已收到】
【07】三棱柱【未接收】
【08】四驱车【未接收】
【09】收音机【未接收】
一行行看下来,黄华发现礼物单好像是按照他的年龄顺序排列的,06,也正好是今年的生日。但是这些都是些小玩意嘛,没什么值得惊讶的,除了今年的thinkpad。黄华感到爷爷还是着想过爱玩的自己,尤其是四驱车,都是一些高年级的学生在玩,还是二年级的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接触到,这下好了,爷爷居然直接给自己来了一发四驱车,倒是省下了好大一笔钱,心中暗暗感激着。
接着浏览着,很快发现了一个自己完全不明白的名词:
【14】iPhone4【未接收】
黄华皱了皱眉毛。这是啥?要送给十四岁的自己吗?从全是英文的名字来看,也应该很高级吧。
【16】5年高考3年模拟全套【未接收】
喔喔这不就是很未来了吗?居然连学习都想到了,不愧是爷爷。
【17】3d打印机【未接收】
…………
一行行看下来,好多都是看不懂的,所以到20号就结束了阅读。黄华惊叹的同时,揉了揉自己的鼻梁,一想到将来都会有和四驱车同等级的礼物送给自己,一股燥热停不下来。如果现在拿出四驱车,学校里那帮大孩子会怎么看待我?剩下来的只有兴奋了。
(哪怕是一点点,黄华啊,赶紧发现吧,在一切还太晚之前。)
因此这之后,黄华到了爷爷所说的储物间前,拿出了纸条。
好奇心虽然会害死猫,不过有多次光环加护的黄华自然不怕,四驱车的吸引力远远大于理智,爷爷的话也都一股脑抛在脑后。打开储物间的大门,一股只有鞋柜才拥有的气味冒了出来,黄华很喜欢这股味道,有一种檀香混杂在里面,刻上了时光里难以抹去的尘土,铺在面上虽略刺鼻,却立即被脑细胞中的多酚给覆盖掉了。
深呼吸了一下,悄悄步入其中。这个储物间当时是给爷爷专用的,家里人也不常进去,爷爷倒是像宝藏一般守着这块不到3平米的小地方。架子上放着一个个小盒子,还贴着标签,大概就是爷爷口中的礼物们吧。黄华毫不犹豫地翻箱倒柜找起【08】起来。
“啊找到了。”可是这一个看起来和正规四驱车大小看起来完全不同,不如说,一个有家里电冰箱这么大的包装里面会只装着一辆四驱车吗?
算了不管了,黄华还是决定把它打开。“哗”的一声,布料的包装很快拆了下来,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少女,年龄比自己大出几岁,正值青涩时光的少女被装在冰箱大小的玻璃箱里。浅色的长发浸泡在透明液体里闪闪发光,雪白的脸蛋也没有一丝殷红,樱唇正无意识地张着,露出里面的虎牙。更让黄华无法移开眼睛的是一丝不挂的身体,比黄华任何见过的女性都要漂亮(毕竟才二年级),这样的人儿都可以在一国中凭美貌掌握大权了。
心地善良的黄华马上意识到事情不对。难道爷爷所说的四驱车是这样的一个人类吗?所谓无知者无畏大概就体现在这里,黄华差点误以为爷爷是人贩子呢。重新看过礼物单,没有第二个【08】了呀……
卧槽。
黄华终于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终于啊终于)这些礼物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些礼物,真的是给每年生日的自己吗?想到过现今的礼物都会过时的事情,但为什么这些礼物都如此脱离现实……都是现今不应该存在的?会不会是“存在于未来之物”?虽然把它们当做“未来之物”就解释的通了,但我看的不是科幻片啊啊!
(看吧果然,世界线变动就在一瞬间。)
爷爷怎么可能找到这些只存在于未来的东西。正因为不可能,只能承认爷爷是人贩子的事实吗。
为了确认,黄华拆开了左手边的【17】,“啊!”,里面是一个怪物……?不对,仔细看看好像是三根柱子搭起来的台子,里面有一根针管。黄华看过很多书,包括不列颠百科全书,连四驱车构造原理都略知一二的伪天才小学生来说,眼前的仪器怎么看都不像是现在存在着的东西。难道说真的是未来科技?
黄华心中浮出了前所未有的兴奋。黄华很久没有这样的兴奋了,从小到大,没有委屈的哭泣,看到thinkpad和四驱车在列时也仅仅是高兴一番。心中一紧,难道说降临在动画片中的故事终于降临在我头上了吗?黄华不禁yy。不过事实也无法改变,视野转回“沉睡中的少女”,黄华想到了一个可能。
拿出纸条往下阅读,渐渐出现了很多难以理解的东西,比如
【80】结晶体质:Ave【未接收】
也就是最后一条。
……好奇怪的名词,但没有错了,也就是自己一不小心把80反过来看成了08的事实。结晶,指的是这一大块液体般的箱子吗,而体质,大概就是这副少女的身体了。
“要送给80岁的自己吗?虽然想过未来科技发达,也完全想不到有身体替换这种技术。”黄华猜到了,这就是一副身体吧,身体的主人叫Ave……吗?黄华还是小学生,自然没有对这具身体产生什么念想,有这么一丝好奇是正常的。
随人体冰箱附带的还有一个接管仪,说明书上写着“把头塞在里面就可以切换了”,不过他还是不敢去尝试“切”的后果,作为代替,把自己的手掌伸了进去。
“……嗯?”摸到了什么东西似的,把手抽出来一看,“哇槽这是啥?”是一个四驱车的轮子。不过这里为什么会有这玩意?

“唔噢噢噢,这就是黄华的车吗?!看起来好厉害!”
“哇我看看,居然不会掉漆!”
黄华一到学校就受到以前所没有的关注。
“喂别抠它啊!”
不住被围观的同时,慌忙制止了惨剧的发生。
说起来黄华也是好不容易向父母说明了四驱车的由来。
“黄华,偷别人的东西是不对的!赶紧打电话给老师说声对不起,然后再物归原主!”老妈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徘徊不开,总之最后演变成“通过卖艺在路边赚来的钱给一个乞丐买包子,作为回礼就收到了四驱车”这种情况,虽然没有魔法少女那般奇幻,不过拥有良好世界观的黄华还是具有识别能力的,这纯属黄段子。
思绪回到教室的同时,“哗…”。黄华发现门口进来一个高个子的男生,教室里突然安静下来,每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个男生的身上。男生一晃一晃走到黄华面前,“砰!”吓了黄华一跳,手掌拍在桌子上。
“尼嘻嘻,听说,黄华学弟有一个不错的车,不妨赏脸给我看看吧。”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毕竟到处都是弱肉强食的,连这所小学校也不例外。能让全班安静下来的人物是校长的大儿子,刘晓,乍一看还以为是女生的名字,实际上是体格雄壮的男性生物。刘晓向来凭着老爸的门面去夺取其他同学的东西,这样的设定十分的普遍,因为不就黄华就会需要这样一个少年。
四驱车就这样被抢走,黄华并没有进行抗议,很不可思议的,按照黄华以前的表现,都会恨不得咬死对方。所有同学都这么想着。
刘晓得意地笑着嘲讽:“尼嘻嘻,原来做一条狗也会累啊,我还为了毒死你,在衣服上涂了凡士林呢!”
而黄华自然看不出来衣服的异样,换做平时的他真的会上前咬人,打不过就咬,这不仅是人类的求生本能,还是舍弃自尊的最强一击,过去空手咬核桃的本领在遗传基因里也深深印下,所以不是不可能赢。
但就在刚刚黄华是听见了什么声音。
“别……”
好像是一个女孩的声音。会制止黄华的女性人物在印象里好像只有老师和母亲。黄华环顾四周,并没有什么异样,黄华想到了一个可能,所以他选择了放弃。
黄华好像已经看见剧本的安排一样,用蔑视的眼光看向空气中的一角,倒是我,却觉得有一丝落寞。黄华没有接触过网络YY小说,不过一到这种情况黄华自然明白自己该去做的。就像是接了任务一样,你可以选择完成还是不完成,完成自然会有奖励,失败固然就是bad end收尾。
黄华接的任务大概就是去寻找这个女孩然后对她说的话一探究竟。
“刘晓。”
“哦?怎么了吗,尼嘻嘻…呃啊!”
二话不说地把订书机扔过去,虽然有点血腥,不过黄华看起来并没有在意,更多的同学目瞪口呆。
黄华,出手了。
“尼姑让俺(你居然敢)!……”捂着满是血的下巴以防脱臼,刘晓还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又被飞来的拳头打中。
牙龈已经和嘴唇崩离了。所有人不敢再看下去,捂起了眼睛。刘晓张大了嘴,仿佛在竭力嘶吼,但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估计是连声带就已经在刚刚那一拳中折断。
黄华接着慢慢走向退后中的刘晓,刘晓眼前白花花的,强烈的中暑感覆盖着大脑,更多的是对现状的不理解。
因为超出了理解范围,“大脑就不会把它放入计算过程中。”黄华接上了我的话。
太有趣了,黄华一边蹂躏着已经气息奄奄的刘晓,一边在脑中重复播放着刚刚映入脑海的“别……”。这不是劝阻,而是战争的号角。至少黄华是这样想的,我也是。

他们说过,怎样让这个世纪独一无二,无非是建造一条路通往下一个世纪。
人生百年,自然难以企及死后的世界,“看不见的文明就要去毁灭”,每个人在那个世纪都这么想着。
因为有太多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也就期待着更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比如说我,在80岁的时候,终于创造出了结晶体质,为了生命的延续,为了看到今后世界的发展。
其实我是在害怕死亡,害怕那无穷无尽的黑暗。我害怕睡觉,害怕寥寥草草结束的这一天就是我寥寥草草的生命完结。所以我创造了结晶体质。
理由不需要有更多,这个世纪的人都在感谢我,只不过……会有反对意见。
他们想要做的自然是毁灭了,毁灭不会死亡的噩梦,对他们来说生命是痛苦,是疾病。我一开始也这么想,参与进各种各样的维权活动,可当发现本能更多地占据了身体的时候,我意识到我老了,所以不再拒绝国库给我的资金,想去让生命、让意识成为传奇。
妻子极力反对我这么做,我依旧执意,继续研究。不过成功就是了。
住存着身体的箱子,便是结晶体质。
曾经的多次研究发现记忆并不一定能完全保留,所以会在切换意识的同时,植入恰当的记忆,像迎来新生一样让这具身体完全为自己所用。
这些记忆大多并非来自自身,所以经常会在切换的时候带来一股违和感,听到不该听到的声音什么的。
我把这种声音叫做“世界的话语”。
每个人所听到的都会是自己的前生留给自己的最后的忠告。
所以耄耋之年的我我去了,在万人瞩目的电视机里,在苍穹色的被子里,在我创造的仪器里,冷静地注视着正前方,也就是天花板。
“接下来就要开始切换了,使用时还有很多注意事项——”
“好啦我明白啦何必这么多废话快点开始吧。”护士小姐准备把我写的说明书给通读一遍,大概要花不少时间吧。毕竟做这个东西的我还是有一定觉悟的。
隐隐约约听见妻子在房间外诉说着:“他绝对不会落得如此难堪的!只不过我还不是那么成熟而已……他的自尊不允许他空手而归!”在妻子面前,门外的人群无言以对。
无奈,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毕竟在电视上直播着,大概会有很多顶着啤酒肚的孩子们看着我这个老大爷消遣吧。
护士小姐问我:“有什么想作为记忆媒介吗?”
“没有,就这样吧,随机一发。”我本来还想把我孙女的内裤给交出去,不过一想到会演变成“胖次小偷”就放弃了。
“好的,那么接下来就开始了。”
“嗯……”我闭上了眼。
“3、2、1——”
“啊等等……”
话音刚落,脑中一段嗡鸣,可恶,已经开始了吗。
艰难地把手伸向记忆碎片插槽。
大概是听见护士小姐的慌忙叫喊声,脑中嗡鸣越来越响,亦或是接管仪的原因,总之大概我的听力消失了——或者说我的听力已经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了——触觉还很良好。
“可恶,早知道设计一个可以中途停止的API就好了……”
事实已经是这样了,我极力地把手中的东西塞进插槽,确认无误后手虚脱般地垂下。后背一阵凉,都是汗的原因。
那么开始吧。
所有人都做好准备了,他也一样。
悄悄地告诉你,那个东西,就是玩具里的橡皮轮子罢了。

这大概是黄华最讨厌的结果。
失去意识的他在病床上醒来了,伴随着极大的违和感,身边的被子上靠着自己的父母,累得都睡着了。他们好像都老了好几岁,脸上皱纹也大概因为担忧而加深了颇多。
头晕眼花,昏暗的病房让他很不适。
“别……”
黄华口中念念有词。
父母都很警觉,发现自己的儿子说了话都醒过来高兴地靠过来:“黄华没事吧!”
“没、这是怎么了吗?”黄华示意着对现状的不理解。
“哎呀果然是这样吗……”仿佛隐瞒了什么,父母叹了口气,看不出是喜悦还是悲伤。
“发生什么了吗?”
“没事黄华,你继续休息吧,我们去告诉医生你醒了。”
匆匆忙忙离开了,还不忘把门使劲关上。黄华注意到,父母到刚刚为止眼神里流露出的都是惊惧之色。
“我是做了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吗?”自言自语的同时,黄华开始回想所有发生过的事情。
“从家里到学校,到四驱车,到……诶?”
想不起来了,准确的说是没有办法想,一旦记忆往那个时间点移动,头就会阵阵发痛,像是有什么在里面蠕动一样。
到底是什么?黄华竭力去寻找除记忆以外的线索。
“四驱车的来源,就是爷爷送给我的礼物……还有那只Ave标本,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这时黄华想到又一个可能,但是,马上否定掉了。
“那个小轮子……怎么可能。”
黄华垫起身,从铺在一边的衣物里找那件自己即将被换洗的裤子,可是只有大人的裤子…抬起头在柜子上却找到了他要的东西,就是橡胶轮子。
“什么嘛放在这里了——呜呃!”一瞬间头又疼了起来,比刚刚更疼,“呼啊、呼啊、”气喘吁吁,仅仅疼痛也消耗体力么!
冷静冷静!
环顾四周,却有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前几天和爷爷见面的时候大概就是在这里,而爷爷呢?难道说已经……?
不对不会这么快,连行李都没了。
走到门口,使劲拽了拽,发现门被反锁了。医院连病人都要锁起来吗,还是说是自己的父母锁的?话说父母不是去找医生了吗,为什么……
的确线索很多很多,可就是没有办法串接起来。
黄华紧接着拉开窗帘,却发现毛玻璃构造让他看不清窗外的事物,只有散射开来的阳光铺满原本暗淡的病房,一切都更亮,亮得刺眼。
这真的是病房么……视线移向挂画,是四驱车的……轮子?!
黄华意识到他的处境变得很不对。疯狂地敲着门,发出求救,现在这个房间对于黄华来说,仿佛是地狱一般,那股违和感原来就是来自于此。
“有谁吗?一个病院倒是来点人儿啊!怎么工作的你们?啊?”
在这时门仿佛回应了他的想法,打开了。黄华看着门外,一个少女站在那边。
“这是Ave吧……”黄华顿了顿。
少顷、少女笑了笑:“啊又是这个名字……没错咱就是哦,没想到哥你还认得咱。”
“‘哥’……?”
黄华这才注意到了少女的背后,震惊住了:根本不是白花花的病院!像是罗马角斗场的布局样式,无数的人集中精神看着自己,这个房间好像是孤零零地搭起来的而已。
自己仿佛被看穿着一般,根本不是黄华常理内的情况。
“贵安呀哥,哦对了,背后只是一块走廊上的屏幕呢,哥你还是别介意的好。不过说起来哥你这么刚倒下,怎么这么快就醒过来了呢?”
Ave一步一步地靠近过来,黄华跟着一步一步往后退。
“诶看起来很迷茫嘛,果然和医生说的一样…”
砰然靠在了墙上,黄华发现不能再往后退了,眼前这位美少女却没有停止动作,渐渐的贴近黄华,一双洁净的眼楮凝视着他渐渐出汗的脸庞。黄华已经可以闻到少女身上的香味了(污)。
“喂哥,不如来使用咱吧。”
“诶?……!”黄华被少女扑倒在地,“把你的灵魂交给咱,一定也是你想要的结果吧?”
少女跨坐在黄华身上,金色的长发摩挲着黄华的脸,脸上露出略带邪恶的笑容。
四周只有自己的心跳声,完全无法保持冷静。
“不……不过,我还是理解不了你的意思……”黄华好久才憋出这句话。
“什么嘛、”少女扫兴地从黄华身上离开,黄华在那一瞬间也有一股惋惜感,不过很快就被理智战胜。
“我想知道现在的处境……这样问会好点吗?”黄华稳了稳,重新问到。
“嗯……硬要说的话……你已经死了。”
“啥?”
“你的灵魂就接着由咱来接手。
“喂等等,什么意思?”
“哈?还有什么疑问的吗?你不是启动了接管仪吗?”我就来接管你了啊……”
别开玩笑了啊,难道把手伸进去就算是启动了吗?爷爷不应该给我留这种东西啊!黄华内心极度的懵逼。
“然后你就死了啊,因为身为大人的你杀了一个小学生,判处死刑,但是你的父母极力挽救你,声称你有臆想症,把你从死刑降为十年徒刑,可是在几年后就在监狱里咬舌自尽了,最后的发现你的头颅被别人放在了储藏室的接管仪中。也就是咱为什么出现在你面前的原因,记忆已经接管成功了,还有灵魂要等代确认、所以快点啦,说声‘好的Ave大小姐现在就把我自己给你吃’就好了!”
“也就是说……为什么我在这里、父母还有你都是一个死后世界吗……?”
黄华静下心来开始思考,和爷爷最后一次见面也是这样,爷爷说了什么。原来自己……
无奈笑笑,黄华明白了什么:“这具身体没有利用好,真是对不起了。”
怪不得只有大人的衣服。
“喔喔看起来明白了呢,呀,灵魂真是好用啊,可以推理可以玩游戏。”
怪不得这个世界这么陌生。
“嗯,那么开始了,Ave。”
怪不得爷爷喊出的话震慑心灵。
“喔喔,呀真的好方便啊,这个仪器。”
“那么,‘好的Ave大小姐现在就把我自己给你吃’!!!”黄华大声喊出了这句话,虽然略带羞耻。
紧紧闭着眼,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一秒、两秒、……一分钟,嗯?
黄华睁开眼,发现Ave已经笑倒在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还真把这句话说出来了啊。”
“???”
“好啦和那句话一样,我作为你的妹妹接着生活。”
“是……是吗。那么‘Ave’,请好好过完余生。”说完,黄华脑中一阵嗡鸣。
该发生的事就这样发生了。

不该是这样,这样一来我就不得不……一直活下去。
有什么不好的吗?看尽未来的感觉。
不、只是对过去的自己有些许轸念。

“于是我就变成了这样。”黄华以很朴素的结尾结束了这个故事。
众人:“““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尤臻笑道:“卧槽不错啊黄华,这样的故事也能想的出来。”
芽子、林檎也笑趴在桌上,唯独高思聪一本正经地听完了整个故事,并且评论“十分具有思辨性”。
“可这也不能解释你穿女装+金发双马尾的事实啊哈哈哈。”林檎上气不接下气地笑道,不停地捶桌子“哈哈哈!哈!咳!”
啊呛到了。
黄华不知为何穿成这样就不为人知了,也许是有这么一股兴趣爱好吧。
“绝对不是啊啊啊!”黄华一口否认。
“潜力股啊。”不远处的龚晨旭也深深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