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原】01 Settler

时隔多年,藤原芽子仍清晰地记得那天发生的事。那是九月的一个上午,从飞机场上下来,看着两侧无线延伸的起飞跑道,一股熟悉的感觉包覆整个身体。
据母亲的话,接下来的三年要和天朝孩子们一起上课。
可毕竟是刚毕业的国中生,一下子要她去外国学习,生活也不见得会适应。不过照她自己的话来讲:“我很期待接下去的生活呢。”
天气热得不行,这种时候在日本都已经是秋季了,可一到这里汗珠就立即填满额头。
父亲在这个城市生活着,小时候也来过,所以大概没什么问题。十五岁的大脑里装满了幻想,下午就来到了学校前。
藤原芽子倒吸了一口气。太美了,她想。
这里便是二外,一个fantasy的欧式建筑群,远远地看都能被这里的风景所震惊。有一瞬间芽子以为这里的学生都是贵族。

就在此时,她发现蓝屋顶上有一个人影移动。大概是装修工人吧,维护这个学校还真是一件难事呢,芽子想。
“听说是个妹子呢。”“居然就这样躲过了军训~”“啊好狡猾……”
议论纷纷,议论纷纷。
芽子步入教学楼,又有一股神秘气息包围住了自己。
“芽子进来吧!”一个大功率的声音。教室里安静下来,一瞬间四周只剩下身后花坛里知了的叫声和燥热空气在耳边沉闷的呼声。踏足进去,所有人都盯着她。
应该说所有人都盯着她看才算正常,但角落里的一个少年仅仅是瞥了她一样便看向窗外。
嘛,也会有这样的人呢,芽子这么想着。
“那么,芽子同学,尽快融入大家吧!”一改刚刚凶狠的语气,老师又变得和蔼起来,这让老师在芽子眼里又加了几分。
“hshshshs……”台下的一些同学不知为何粗喘气起来。
因此,一下课芽子就被围住,对待新同学,而且还是外国同学,这样的见面礼再平常不过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不说有多顺畅了。
在学校里很好,朋友们渐渐多了起来,生日礼物也收到了很多。芽子在信中这样写到。芽子最要好的朋友白妍总是在学习和生活上帮助她,凭着些许熟练的中文能和大家聊得很开,除了某些男生会嚷“肉○器”什么的词语,芽子听得懵懵懂懂之外,很快这个班级就变得十分和谐。
毕竟是高一嘛。本以为能安安稳稳地度过,可毕竟是高一嘛。
芽子记得当时有一个少年拍了拍她的肩,把她从题海中拉了出来。
“那个,芽子同学,我可以向你请教日语吗?”出乎意料的恭敬,询问的正是尤臻,那天刚入学的时露出冷漠表情的少年。
什么嘛,原来是害羞了,芽子这么想着。尤臻每节课下课仿佛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乍一看是一个胆小怕生的弱鸡,但不知为何在人际关系方面和大家都很熟,这一点令芽子摸不着头脑。在她看来,尤臻处处充满了疑点。
芽子盯着他,一会之后微笑着说:“没你想的那么厉害,虽说在日本长大,但日语依然是渣。但如果是基础的话还请别嫌弃。”意思就是同意了。尤臻目光中溢出了兴奋,不停地说“万分感激”。
很快芽子就和尤臻熟了起来。
……“芽子,芽子,めこ……ねこ……猫?”
“什么鬼啊,给我好好叫名字,是めこ,别老叫成猫啊啊啊!”
“啊是吗……五十音好难。”
“五十音没背完吧啊啊……这样,”芽子露出诡异的微笑,“没背完五十音来找我的话,把你昨天坐校内观光车吐了的事情告诉大家。”
“噫。”
尤臻只能悻悻离去,走的时候还不忘把《大黄书》(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带走。芽子看着离去的背影,一会后又回到了作业本中。芽子想:“冬天还没有来啊。”
可与此同时,前排角落里带着大兜帽的少女看正看着芽子和尤臻,两人离开后又看向人影稀疏的走廊,嘴里喃喃道:“冬天……就要过去了喵。”
“嗯你刚刚说了什么吗?”兜帽少女的桌前突然就钻出一个光头红发少年。
“呀啊!……吓我一跳!”近似娇喘,不过好像红发少年并没有满足地笑,而是皱着眉头:“只有这种程度吗”如此评价到。
“你……你!你别欺人太甚了!高思聪!”兜帽少女面红耳赤,赶紧用小巧的双手捂住脸。
高思聪发出了怪笑,反而更加强了调戏力度。(译注:这里就有一个文化渊源,如果说“住手”或“stop”对方都会停下,而如果是“止めぐらい”就会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
“唔呵呵,知道了啦~”发出怪笑的同时还时不时地拽拉少女的帽子。
惨不忍睹。
“喂喂乌贼,别摆出这种表情嘛。你看我多么的无害。”
没错,这只戴着大兜帽的少女在高思聪口中变成了乌贼。
“嗯?乌贼?是那种会喷墨的深海生物?”尤臻斜眉看向黄华。
黄华似笑非笑地说:“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传闻,大概就是‘乌贼’的由来……不过觉得你还是亲身体会一下才好。”
高思聪正火热地和乌贼叽叽喳喳,乌贼满脸通红,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超级生气。
不过在高思聪看来无论怎么看都是萌点,反而增加了调戏力度,最后乌贼忍无可忍,挥起手臂。
然而那只手上正握着钢笔啊喂,不偏不倚,高思聪脸上就多了墨色一笔。
“呜啊啊啊啊啊”果不其然发出了惨叫,“纸巾纸巾,啊啊抱歉,十分抱歉!”
乌贼茫然地站在那里,黄华捂住嘴强忍着lol from bottom of heart,芽子脸上开满了花,尤臻也看呆了。
果然会喷墨呢,尤臻想。
这几位少年少女就在这些片片断断的记忆中相会,拿起那只染上墨渍的钢笔,写着青春中迷茫的可爱。
(続き)

————-
芽子盯着尤臻,说:“你是认真的么?”
“大概吧,就照这样子先凑活着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