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原】05 Magger

“又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啊!”
芽子发出了叹息,高思聪貌似遇到了什么烦心事,还是任由他发泄出来的好。
“听说是情感上的打击呀呀,”黄华凑过来说到,“真是可怜呀呀。”
“你的语气怎么变了仄么多!”林檎侧目而视,说到,“操场上人都没了,估计已经上课了吧……。你们还不回去吗?”
林檎见到大家这么稳,心中还是多少有一些底气留下来,虽然不明白大家的用意是什么,不过看样子不用去担心太多。
于是几人现在就正在广阔的操场上,黄沙地印着四月的阳光,烟尘缭绕。正值春天离去之时还是有一丝绿意的,可是现在却变得像沙漠一样。学校想尽办法去将绿化搞好,栽了几棵摇摇欲坠的针叶树,算是有了点夏日的气息,但还远远不够。几乎看不见人了,于是林檎得出了方才的结论。
“——的确糟了,不过,”黄华望天,“我们这节是体育课哦。所以我们才来操场啊。”芽子和高思聪也深深地点了点头。
“什?!”林檎脸上露出了慌张的神色,“为什么不早说!啊那个我们班什么课来着……啊啊对了生物课,居然呜。”

“我们下一节也是哦。”另一边倒是一点都不慌。
林檎投来快要哭出来的目光跑走了,大概没事吧。
芽子站起身,拍拍裤子上粘着的干草和沙子,向操场走去,顶着这么大太阳,气温却异常的凉爽,只要有地方遮蔽的话,就会有夏天空调房的感触。
稀稀疏疏的人群也开始密集起来,同学们聚在了一起。
“呜啊哈,乌贼居然穿的如此○○……”
“啊脱掉那一坨衣物看起来清爽多了诶嘿嘿。”
男生们议论纷纷,估计都开始脑补小薄本里的剧情了。
难得男女混体的体育课,虽没有什么运动衫,光凭一件薄校服便可以蘸着汗看见什么不祥的东西,再加上这个班风的莫名诡异,一旦出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字眼,这个小说很有可能就要被放到成人专区了。
话说回来难得见到乌贼脱去卫衣,留下单件衬衫,萝莉身材便一展无余。(噫)
黄华突然感觉眼角飞进了一粒沙子,不停地眨眼,然而这种不适感愈发变成刺痛。“喂高思聪,我什么都看不见了!”揉着自己的眼睛,黄华的哭诉渐渐变成哀鸣。高思聪一脸泰然地看着前方:“啊是吗,咳咳我也是呢……咕嘟。”血液流动声都听见了。面对眼前的风景线,两人都发出了不同程度的感叹。“真可惜尤臻不在呵。”
“不过这还真少见,难道说……”芽子心中这么想着,转头看了一眼男生们。一脸花痴。芽子叹了口气,“应该不可能吧。”
阳光被云层挡住了,留下了华丽的散射和丁达尔效应。

下课铃一响,林檎就冲出教室,飞奔去找那群该死的熊孩子。急急忙忙赶回了教室,结果早就已经上课了,自己还被罚站了十几分钟。“这仇不报非人哉!”林檎咬牙切齿地说到。
下一刻,她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悄然无息地走在走廊上。“尤臻……?”人影转过头看向林檎,“啊…出来了?”
林檎见过照片,更是见过本人,自然有自信认出尤臻,可是在住院几个月之后居然就猝不及防地出来了,事实上当林檎看见尤臻的时候还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辩出了真伪。
“什么出来了?”尤臻一脸茫然。
“不对……诶多、我是说你原来出院了吗?”发现了口误,林檎慌忙改了回来。
“是啊!哈哈哈劳资出院了。”尤臻这时才注意到搭话少女的身份,“你是来看我了吗?、当时吃了一大坨寿司,真的十分感谢!但是话说回来……小姐贵姓ぜ?”啊,居然这么露骨地就说出内心想法了,果然尤臻情商感人啊。这种话要是直白地问出来,想必大家都知道会变尴尬的吧,然而尤臻貌似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林檎撇撇嘴,若有所思,不过立马想到自己还没在现实中向尤臻介绍自己,重新堆满笑意:“我就是那个啦,林檎,这就是现实中的我哦!”
“嗯嗯?林檎?和想象中差了好多啊~果然大触都是十分87V5的。不过这样看来也差不多啊,刚刚飞奔的姿势十分带感哦。”一波不知名的嘲讽带走,尴尬。
“诶……?”反而林檎陷入一脸迷茫。这是尤臻么?和印象中的不一样啊。
尤臻盯了林檎一会,直到林檎起鸡皮疙瘩了,咧开了嘴:“哈哈哈不好意思因为太有趣了就不禁……我知道是你的啦,无论是上次看我的时候还有现在哦。”
“啥?”林檎陷入了混乱。
这时林檎和尤臻之间冒出了一只兜帽,随之而来的是一群招呼声。
“啊尤臻回来了!”“卧槽你小子居然还活着。”黄华冲了过来,手指捅进了尤臻的○处。“爆裂吧!”黄华嘴里喊出了什么危险的东西。
还好尤臻还穿着校裤,不然惨状又不可避免了,估计还要再来几个月的寂寞空病房吧。
“喂你们都在干什么啊,没听过要善待伤员吗?”林檎看见汉子们扣在一起,说到。
“唉还是老性子啊林檎,尤臻的为人我们十分清楚的,绝对不会介意我们这么做的,对吧尤臻?”手臂勒着尤臻,高思聪爽朗地问到。
“对nmb痛死了啊啊!”
“你看尤臻都说是了~所以你也来和他打招呼吧,狠狠地打哦!”高思聪脸色未改,笑着对林檎喊到。
一旁的兜帽也抖了抖,乌贼在底下露出怜悯的神色。尤臻苦笑,这么久的分离,终于回来,也让许多人放下了心中的石头,这样一场“招待”算是归礼吧。
林檎走到兜帽旁边,不管一边的热血沸腾的场景,说到:“乌贼,尤臻很早就知道我了吗?”
兜帽下的小不点摇了摇头,俯视的视角觉得她摇摇欲坠。“没有,直到刚才尤臻应该还认不出你的。”
“诶?那可怪了……”林檎扶着下巴看向尤臻。她现在和尤臻的关系说陌生又不陌生,说熟悉也仅仅是互相频繁的发讯息,就算是隔壁班,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
“怎么了?突然问起这个。”
“啊不是,尤臻刚刚说他知道我,在去医院之前也大概是、所以很奇怪,嘛乌贼你就别在意啦。”
“呼嗯?”
“当时我告诉尤臻林檎是个妹子的时候他还一脸吃惊满脸懵逼的说。”一个半沙哑的声音在两人后面传来。转头一看,生物老师微笑着站在那里。
“…………诶诶是这样吗?!”莫大的信息量,说起来也是,这个老师也是尤臻的医生,林檎这么想着。
“好了,去上课吧。”话音刚落,上课铃准时地出现。

芽子无聊地转着笔。
体育课之后是生物课,一疯一理,心思还没能转换回来就已经上课了,这就是被学生广为吐槽的排课制度。
不过还好是这位生物老师,芽子这么想着。
铃声响完,咳了咳喉咙,“可喜可贺尤臻同学终于回来了,可惜的是不能去当飞行员了啊。”老师自然知道尤臻回来了这么说到。
“喂他本来就戴眼镜好伐!”芽子用力吐槽道。重新介绍介绍生物老师,他貌似在同学中还蛮有人气的,几天下来就能打成一片,记得期末考的时候还狠狠骗了大家一把,说是很简单的考试结果无数人不及格。芽子就是其中一人,渐渐就开始传出“老骗子”的称号,让他哭笑不得。况且听说他还身兼二职,在一家医院里有着大夫级别的工作,因此手头十分宽裕,生活带着点小滋润。虽然一脸碎胡子配合他的脸型略带风骚帅气,可不知为什么年近三十的他还是没有妻子甚至女朋友,大概是他的风流态度不招护士小姐和年轻的师妹青睐吧。
“好了,那开始上课吧。”
老师推了推眼镜,咧嘴一笑,开始上课了。

一切恢复了平静,仿佛尤臻的事故是一篇高考阅读题一样,被大家看过之后只留下了感慨,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傍晚,下课了,教室里只留下几个独自暗推的人和一群减肥党。
芽子和乌贼则早早地吃完了饭,漫步在走廊上。芽子对乌贼说:“我昨天做了一个梦,好像是在看一本科幻小说,小说里提到了一些关于夸克的基本组成原理。好像是说‘富子’和‘奶作用力’,还有一条公式来着……嘛醒来之后果然都忘掉了……”
……这些东西在少女谈话之间说出,真让人感到背后一凉。
可在另一个角落,林檎正为了作业苦恼。
“啊啊好烦!为什么老师讲的都听不懂啊!”挠得头皮发麻,林檎停下挥舞的四肢,一脸倒向自己的手臂,把头埋了进去。
已经很久了——这个故事发展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林檎的学习总是跟不上。成绩乃最高价值,这是生活在天朝的学生所刻在心底的信条,而林檎并没有将这枚信念的种子发扬光大,所以对于她来说,数学真tm难,老妈每天也会十分的抱怨。
无奈之下,林檎只好将就着过,大概学校对她来说,会显得更加美好。
“为!什!么!这里还要放缩啊!”
“啊,林檎,还在写作业吗?”
芽子和乌贼恰好路过窗前,招呼着林檎。
“是你们么,快来救救我的成绩~qwq”
“这个的话你直接找尤臻不就可以了么……他一定会答应的吧。”
尤臻如果听到这句话,一定会苦泪横面:喂劳资还没有同意呢!

“喂劳资还没有同意呢!”果然苦泪横面。
“嗯……所以生物题就交给你好好帮我补一补吧。”林檎略羞涩地带着一股劳累感说到。
尤臻想极力保持自己的理智。现在尤臻所处的状况清单:
1.一间半废弃乒乓球室;
2.午休时间,整栋楼空空如也;
3.监控死角;
4.一张可以躺人的乒乓球桌;
还有最重要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虽然心里很明白此行的目的,但是作为一名雄性生物,基因的本能正将他扯出道德的束缚。
林檎拿着扇子在接近夏日的时光里不停摇摆,洁白的纤手在斜射入窗帘的眼光中显得格外纯净,脸上带了些许胭红,随着闪闪发光的汗渍给迷离的眼神增媚。
另一只手抓着领口,毫无顾忌地敞开,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里面的新世界。
不得不说,这让宅男的尤臻心中无法平静。
没错,卢梭说过,道德使人愚昧,这种时候放弃眼前的果实真的好吗?这也许是神灵赐予我的祝福,如果不去享用不就是对神灵的亵渎了吗?
怎么可能!
世界上的正义只有一个,那就是——可爱!可爱是人类本能的向往,可爱是远古最终沉淀。大男人就应该英勇,人的一生是要去扎无数人的!所以价值在哪里?!就在于此!
——宗教的诞生。
尤臻迈出了他想都不敢想的第一步,或许成为一个笑柄,或许成为一篇传奇。
“那么我开始了……!”
“诶,好。”
同意了,这是同意了!人权还在,道德还在!那么,就让我来吧,不是探索者,不是袭击着,而是《先驱》!那么我就不客气了,我开动了!
“这里是胞吐……所以连着脂双层一起带出来了……”结果无力的讲题声从窗口冒出,混杂着鸟叫。真是漫长燥热的时光。
林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下一题呢?”
貌似发展方向并不是尤臻所想呢……

“呼,结束了……”
“终于终于……唔……”林檎一头倒在手臂上。
是想睡了吧,尤臻想。等等!这个样子岂不是……没错,眼前是一位毫无防备的少女,枕在双臂上,又有一股燥热感从心中冒出。
“嘛、冷静点才好。”尤臻抬起头向窗外望去,“这样的剧情真的对吗?”
(TBC)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