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半年时间

很朴素地度过了半年时间,延宕在虚实之间。积极废人可能就是我这样的人!

以下是一些有趣的发现:一切技能都是不断练习能进步的。天赋决定的东西为零,只有兴趣可以影响进步速度。感觉和《刻意联系》中的内容差不多便不细讲。

在为期半年的人间观察中,很多人对一件事都是有着三分热心态,而帝都学生自我意识尤为强烈,以至于好为人师的风气在学生间传播。如一友人刚买了个陶笛,很浮夸地向众人炫耀着,却吹不出音阶。几天后没看见他再一次拿起。有时这样的人往往是悲惨的,不靠这些东西没有办法活得安全感。

说起来大学这一载体充分体现了人类强化社会性的,很多事件会自上而下地安排过来,底层学生始终处于一个高压却不敢出去的状态。

还想再引用一次:

如今你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卡萨布兰卡》

共勉。

不明者终不究

自从高三以来,越来越多的学习压在身上,越来越少的事务可见其尾,自始至终的唯独每周的早餐罢了。
年终将至,细细品味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大事件。或许是生活真的平凡无奇,或许是自我对于世界的否认感。每每拉开距离,以光年的尺度、亿年的时间,仿佛似乎大概也许眼前的东西真的不再重要。可同人于野曾讨论过,当我们的视角放在宏观上时,任何问题都解决不了。这宛如暮鼓晨钟,醍醐灌顶。我曾被《当下的力量》所洗礼,这是一本讲述如何寻找本我的教程读物,几年前我曾不停地拾掇和放下它,直到了现在,它的内容了然于心。我把它当做人生的金手指,因为它会告诉我如何不会痛苦。但毕竟这是苛求,仅仅有内心的平静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有些时候我会站在它的对立面去看它。陌生又遥远。
《我是猫》中的猫骂过主人:写日记的却又不想公之于众的人一般都很表里不一。确实,一个人总会有三层。第一层,对外表现,也就是我们熟知的人们在我们眼里的样子。或许很真挚,或许很虚伪,这完全没有办法仅仅从外表看出来。而当我们深挖至下一层的时候,也就是从喉咙的悬崖上用救生绳落往的第二个平台上、地面布满文字的时候,偷觊了内心世界的时候,要么厌恶,要么同情,要么喜爱,情绪们都会走向极端。但某些时候不能让心灵主人发现,以致疏近也走向极端。再往下一层或许是世界上最灿烂的地方,或许是空无。越靠近一个人的内心,越会容易毁掉一个人。
遥望星空的时候会想,有没有这样一个人也在遥望星空,然后我们之间四目相对。他来自另外一个地方,来自最表层,也来自最里层。